首页 肉牛养殖
肉牛养殖
为什么公理和王法离我们那么遥远?
  更新时间:2019-06-12

为什么公理和王法离我们那么遥远?

  大家好,我和我父亲是在西安打工的四川农民工,今年3月17号我父亲骑自行车在下班途中和路边非法占用非机动车道的车辆发生剐蹭摔伤,导致特重型颅脑损伤,肇事司机是西安户县水务局公职人员在户县焦西水厂工作(西安杨森制药厂正对面),名字叫王格,女,1975年生。

出事到今为止共70天,已花费27万多元,我父亲到现在一直昏迷,目前是植物人状态,肇事方垫付三万元以后就一直逃避,不积极配合。

这27万药费是我们借遍亲朋好友和所有积蓄,还贷了高利贷维持治疗,现在医院已经很久没有缴费,欠费两万余元,每天我父亲躺在那里只能维持基本生命,连药都用不起,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不知道哪天就会把我们逐出大门!从出事到如今,我们家属轮流照料因所有钱都用于治疗,也无法工作,山穷水尽之下每天只吃一餐饭或者买些馒头就点水度过一天,肇事司机现在也不接电话不露面一句话没有钱,经过我们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她的单位可都是一丘之貉,即使我们没吵没闹只是奔着解决事情的想法而去可她的同事对我们连骂带撵还报警说我们是黑恶势力,试问天底下哪有这样黑心的人!好在出警警官对我们很同情没有为难我们,我母亲常年身体有恙做过手术只有一个肾还有别的大小疾病除了天天照顾我父亲还要和我们一起承受这些非人待遇,我真的感觉自己特别不孝。

按照事故责任划分,27万元肇事方至少需要出十万,我们也没有无理取闹,因为现在实在无能为力,现在医院欠费两万多只想这个司机哪怕垫付一万也行,医院那边我们去求求情先把单据发票拿出来这样我们去找保险公司报销一部分已产生的医疗费,可就是这么一点要求她也不同意,声称“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爱咋咋的,有本事去起诉呗”,我们现在每一天都度日如年,icu的费用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怎么撑得到开庭那一天!并不是不想走司法程序,可一走就是半年一载,我们没有活路!现在找交警交警说他没有权利管这事,找警察警察说管不了,肇事司机不管,保险公司不管,真的是上天无门下地无路了。

打报社和报纸电话一个月过去也是渺无音讯,我们弱势群体去哪里说理啊?还让人活吗?非得找栋大楼往哪里一跳才有人关注吗?。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4,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养殖赚钱-www.376517.com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440X900分辨率浏览本站
备案号:陕ICP备11002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