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肉牛养殖
肉牛养殖
盲目——第一章 祭奠
  更新时间:2019-06-10

盲目——第一章 祭奠

  农历三月初一,清明节。

  今天并没有所谓的清明时节雨纷纷,有的是太阳当头照。   路上的行人却真真是"欲"断魂。 繁华着实令人沉醉其中。   安城公墓。   相比城里的那些活人的假日气氛,这里却是冷清的可怕,除了在门口的看门大爷,里面的人门可罗雀。   "也不知道,这清明是给活人过的,还是给死人过的"那边大爷拿着一根烟,和一个带着墨镜的青年人聊着天,青年人正准备给大爷点烟。

  "殊不知有的人活着,他却死了啊"青年人帮着打开了打火机,打火机下面刻着ultimatejusttice字样,擦的一下,大爷便吞云吐雾起来了。

  "呼"一口烟又从大爷嘴吐出,由于青年人靠的有点近,登时,青年人的面庞也就有点云里雾里的意思了。

  "呵,没想到你个瞎子还挺有道道的"大爷咧开嘴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一下更多了。

  青年人也跟着笑起来,笑着便把那副墨镜拿下来"大爷还真是眼神犀利啊"  摘下眼镜后,大爷那根烟就停留在嘴上了,他眼睛里那个青年人的眼睛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瞎子的眼睛啊,那对眼睛依旧充满这青年人这个年纪的清澈,灵动"真是可惜了这对好眼睛"大爷又吐出了一口烟,这次吐的有点长。

  "是啊,是挺可惜的"青年人索性就把墨镜收起来,抬起头看向天空。   大爷还在吞云吐雾,烟却快到烟嘴子那里了。

  远处突然就传来了滴滴声,声音源头是一两黑色轿车,"好了。

大爷今天就到这里了"说着就直接向着黑车走去了。

  "你这几年,我咋没看出你是个瞎子呢"大爷又拿出一根烟自己在那续火。

  "因为来的久了,路我都记得了"然后摆摆手就继续走向黑车那边了。

  "那大爷果然挺有意思的"坐到车上,年轻人这么说到。   司机也是个青年人,大约二十五六岁,梳了个背头,五官很立体,颇有一点企业家的味道,他看着镜子里面的后面的青年人说:"这句话,你每次来都要说一句,不就是欣姐介绍的人好呗"那语气之中就多了好多戏谑。   "枫子,你跟他聊聊你就知道了"坐在车后面的青年人说到,丝毫不在意枫子语气里的别样味道。

  "行了行了,知道了,等会去哪,去昕姐那还是回家"  "去昕姐那吧"  车子花了半个小时终于从安城拥挤的交通道开到了目的地——光明诊疗所。

  光明诊疗所位于安城中心位置,但是却没有像其他私人诊疗所一样位于商业大厦之中,而是独立位于这条豪华的商业街上  ,这个只有七层的诊疗所在这个满是百层高楼的地方,却是有点格格不入了。

  "延年,枫子"盲眼青年和枫子刚刚来到四层,一个穿着粉色高跟鞋,身着白色职业服,单马尾的女士就立马在那边的办公区打了声招呼。 其他人看见也都称了声白医生。

  "昕姐"原是唤做白延年的青年人和枫子就立刻顺着声音回了句。   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让白延年知道昕姐已经走向了他,"怎么,今天给自己上坟回来咋想着工作了"说着就开始扶着白延年。

而枫子一看不需要自己照看就立马消失在了众人视线当中,"昕姐,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要扶着我"白延年也是露出了苦笑。

  昕姐手上还是扶着白延年"万一有点意外呢"说完就扶着白延年就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后,昕姐就去咖啡机那边边泡咖啡边问白延年:"这几个月感觉工作怎么样,没让你这个心理学大天才白费吧"  白延年接过自己这几年最常喝的白开水,"还行吧,这些所谓的神经病人们还是挺好对付的"他是这样说的。   "对付?""怎么感觉工作没难度是吧"昕姐就拿着咖啡坐在白延年对面,挡住那双看似可以看清眼前一切的眼睛。   白延年喝了一口那杯终于冷下来的开水"嘿嘿,只是觉得他们都挺有趣的""不说了,今天有没有需要特别的病人。

  "今天倒是没有,不过有一个预约,你可以看下资料,据说挺特殊的"说着昕姐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密封黄皮档案。   白延年接过来,并没有拆开,而是把剩下的白开水一口喝完,"我带回去看吧"  "行吧,我帮你叫枫子吧"昕姐就准备拿电话。

  但是白延年立刻就阻止了"不用,他应该就在楼下,我就自己下去了,你就别送我了"  "真的不用"好似看到昕姐的表情一样,都知道昕姐要说啥,白延年就直接说出来,然后就直接一句昕姐明天见就走出去了。

  看到,白延年从大厦中走出来,枫子就立刻启动了车子"今天有点快啊"那语气中戏谑就更多了  "没活就快呗"白延年就好似顺着枫子戏谑一样。

  "不过昕姐对你是真的好,又送到门口了"果然,那道白色的身影就直直的立在那里。

  "开车走吧"  "得嘞"  这次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了,黑色轿车经过七拐八折的路后,开到了郊外的一处别墅,别墅外表设计倒是很简单。

  "给,你的任务也来了"下车前,白延年把文档给了枫子。   枫子看了眼封面,笑了笑"哟,还是保密的,行嘞保证无条件还原"  进了别墅,首先进入视野的就只是一片空旷,除了两边的楼梯和房间,就只有一张巨大的黑白相片,挂在中间,照片下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香炉,香炉上还有一点未烧完的香。

  白延年拿起旁边未烧的香,点燃然后抬头看了看那张巨大黑白相片的那个人,白延年虽然啥也看不见,但是他明显感觉那照片中的人的轻蔑的笑。   "怎么,还是看不起我"白延年把香插在香炉上,顺便把那剩余的香拔出"没关系,我也瞧不起你"。

  枫子拿着档案正走进来,正好看到白延年转过来。

那照片上的人赫然就跟白延年的面貌一模一样,只不过那照片的人处于一个黑白的世界,除此之外,甚至他感觉两个人现在的蔑笑都一样,枫子紧了紧衣服  等等,照片上人笑了吗,枫子揉了揉眼睛,可能是最近有点熬夜过度了吧。

  白延年也意识到枫子回来了,然后就招呼他一起上楼。   独留一楼这空荡荡的巨大黑白相片,还有几缕青烟。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4,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养殖赚钱-www.376517.com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440X900分辨率浏览本站
备案号:陕ICP备11002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