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肉牛养殖
肉牛养殖
“钱学森之问”有了答案:学生混日子,老师混成果
  更新时间:2019-06-09

“钱学森之问”有了答案:学生混日子,老师混成果

  2005年,中央领导人在看望我国两弹一星的元勋钱学森同志时,钱老怀着急切的心情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这就是后来被我国人称之为知名的钱学森之问。

  2018年6月21日,教育部长陈宝生在成都召开的《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作出了回答:当前在大学生中普遍存在混日子的情况。 如通识课不愿上,选修课不想上,专业课坐在教室里刷手机;翘(旷)课成习惯,活动不参加,整日宅在宿舍,能点外卖绝不去食堂;交作业、写论文,不挨到最后一晚不动笔,复制、粘贴、东拼西凑、应付了事……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在主观或客观上,大学都不免成为一块颓废而快乐的土地。   下课了,大学教室里秩序井然,8行座位,基本上都坐满了同学。 绝大部分趴在课桌上睡觉,还有一部分埋头注视着手机。 整间教室只有一位同学起身,一位同学转头。 坐在后排的陈志皓拍下了这一场景,而后他上传到自己的朋友圈。   高三像地狱,大学似天堂,很多咬牙备战高考的同学都憧憬着大学里自由奔放的日子。

大学开学一个学期了,可大一新生却无奈发出这样的感叹:大学的生活竟然如此死气沉沉,下课比上课更安静!  陈宝生部长指出:实际上,(这些情况在)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已是这样了。

这些年来,电脑的广泛使用,游戏的兴起,外卖的盛行,更为混日子增加了色彩。   从上所述,人们从中不难看出:在这样一块颓废与快乐的土壤里,怎能培养出杰出的人才呢!  高校的学生是这样的情况。 那么高校老师们的科研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在2019年第6期的半月调查栏目上刊发了题为《本来十年磨一剑,结果围着计件转高校教师计件工心态调查》一文。

  文中说:当前对高校老师的考核,不少都落在科研课题的论文上,在数量考核的指挥棒下,部分教师原本从容的研究心态,被短视行为所代替,种种充数项目、凑数论文由此产生。

十年磨一剑,变成年年交匕首,直接导致了科研成果产出的贬值。

  该调查报告还指出:在考核的压力下,现在许多教授不愿拿大项目,这样既容易完成,对考核也有利。

  在外在的考核刺激下,一些掌握资源的老师变成了老板:热门专业的大学老师,正像明星一样忙于走穴授课。 公共领域的教授,正奔忙于各地的研讨会、考察活动和商业合作。 有研究生感叹说,一年难得与导师见一次面,这等实情实景,委实令人心痛。 有些研究生倒是经常见到导师,倒不是干别的,恰恰是给导师打工,提供廉价劳动力。   青年学子生活在这个原子化的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里,不仅身体被掏空,而且灵魂也会有一种深深地被抽离感。

一方面看不到向上流动的希望,失去了定一个小目标的期待和激励;另一个方面赖以维生的工作又只是给别人赚钱的异化劳动,自己无法从中收获劳动的意义和价值感。 于是无追求、无意义,整天漫无目的地刷微信和朋友圈,于是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意义,30%的北大学生厌学......  仅从以上这些引述,人们也不难看出:高校又怎能出得了杰出人才!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曾经在一次专题研讨会上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受市场经济的影响,新生未入学,家长和学生就忙成一团,通过一切途径,找各种关系以求打点、照应。 据说很多大学生,还没上大学,就开始打听,大学英语课,是某某老师教的哪个给分数高团委和学生会哪一个比较有前途评奖学金是不是只看成绩还要在学生会混得很好还没进学校就开始打听这些消息。 据说有一个没有正式报到的新生,把学校里主要领导、团委书记、班主任都摸得清清楚楚。

这真让我目瞪口呆。

  在钱理群教授看来,真正的精英应该有独立自由创造精神,要有自我的承担,要有对国家、民族、社会、人类的承担。

这是钱教授所理解和期待的精英。

但是我们现在的教育,实用主义、实利主义,虚无主义的教育,正在培养出一批我所概括的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所谓绝对,是指一己利益成为他们言行的唯一的绝对的直接驱动力,为他人做事,全部是一种投资。

所谓精致指什么呢他们有很高的智商,很高的教养,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无可挑剔,他们惊人地世故、老到、老成,故意做出忠诚姿态,很懂得配合、表演,很懂得利用体制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群高智商、世俗、老到的高校精英,不仅善于表演,懂得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来配合和迎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而且会精致得不着一点痕迹。

当把这些人精致而华丽的外衣扒掉之后,我们会看到一颗颗已经腐烂掉的灵魂,像是一群在朽烂的粪堆里蠕动着的蛆一样,蝇营狗苟,争先恐后,你死我活,就为了率先爬上这个粪丘的顶端,君临天下,扬名立万,千秋万载,一统粪堆。   钱钟书曾经在小说《围城》中大骂博士文凭: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

  从上大学的那一刻起,学生们便获罪了,与青春赌明天的罪,拿知识当赌注搏未来,在大学这所青春集中营里,浪费大好时光,死读书活受罪。 清华退学博士王垠因此发出呼告:这样的教育,累坏了多少年轻的中国人!我不再为它浪费我的青春。 但是,有多少人能做到像他这样洒脱呢,前思后虑一番:想想家人、想想未来、想想前途。 虽然每个人都像趴在玻璃上的苍蝇一样,自觉前途一片光明,却仿佛无路可走。 但是,一旦我们把视野从这个喧嚣和功利的粪堆上挪开之后,我们会看到另外一番别样的风景。

  一袭白衣,一柄长剑,外加一壶烈酒,告别尘世的功利和浮华,趁着年少轻狂,仗剑走天涯。 斩尽人间不平事,普渡天下苦难人,何其潇洒恣意,快哉快哉!  或者用人话来讲,就是读一读马克思的书,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去。 用黄纪苏老师的话剧《切格瓦拉》中的一段话来说,就是:  前往陈胜吴广大泽乡  前往斯巴达克角斗场  前往昨天今天三条石  前往姓张姓李收租院  前往黑奴遭绑遭押的地方  前往土著被驱被杀的地方  前往弱小民族抗英抗日的地方  前往贫苦乡亲抗税抗捐的地方  前往犹太民族走投无路的地方  前往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的地方  前往巴黎公社战士最后倒下的地方  前往阿连德总统永垂不朽的地方  前往前南母亲默默流泪的地方  前往战斧导弹满天飞舞的地方  前往大亨寡头翻云覆雨的地方  前往黎民百姓任人宰割的地方  前往富婆款姐挥金如土的地方  前往布衣寒士度日如年的地方  前往一枚公章变万贯家财的地方  前往一生辛劳化一无所有的地方  前往道义良知烟消火息的地方  前往黑暗邪恶卷土重来的地方  这才应该是新青年,短二十世纪澎湃激扬的理想主义激情一定会在21世纪的中国大地上复活,像烈火一样燃烧掉这无边肃杀的原野。

  启航吧,21世纪的年轻人:前往需要火需要亮需要我声音的地方,前往需要刀需要剑需要我臂膀的地方……。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4,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养殖赚钱-www.376517.com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440X900分辨率浏览本站
备案号:陕ICP备11002434号